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观点 > 网络营销
技术观点

中国网络文学十年盘点:从垃圾文学到市场传奇

发布时间:2009-05-26
网络文学十年的起点,是《次亲密接触》的走红。“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从当年的痞子蔡、安妮宝贝、宁财神、李寻欢等少数人独领风骚各几年,到现在的写手云集星光灿烂;从当年《告别薇安》几部作品的红火,到今天大量作品的热闹;从当年主流文学网络文学的分道扬镳,到今天的转角相遇———十年,网络从写手娱乐交流之地,成为文学出版市场巨大的掘金场。

如果非要给十年来的网络文学找一个高峰,那么,现在就是高峰。但如果要给网络文学找一部经典,那么,人们还无法找到。哪些作品处在高峰之巅?网络文学是继续在通往市场的路上一路狂奔,还是也能顺便路过文学的殿堂?我们追溯至于源头,观察网络文学未来走向。

新玩意:

从“接触”到“死亡”

代表作:痞子蔡《次亲密接触》、安妮宝贝《告别薇安》、慕容雪村《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陆幼青《死亡日记》

被称之为网络文学鼻祖的蔡智恒,十年前在网上发表《次亲密接触》时,还只是台湾的一名在读研究生,也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这样一篇薄薄的小说竟开启了一片文学新天地;时至今日,人们一样可以在网络世界里看到“轻舞飞扬”这个网名。

1999年,网络文学记住了海峡这边的一个女人。那一年,“安妮宝贝”以一部《告别薇安》成名江湖,红遍了网络,成为当年国内风头最劲的网络文学作者。她用自己另类别样的文字,制造了一场世纪末的颓靡绮丽。她的巅峰之作《告别薇安》,收集了她发表在网络上经典的23篇小说,从此,“薇安”成为另一个众多人使用的网名。

“其实代网络写手里没人把网络写作当成一个事儿,都是把它当业余时间玩的东西。”当年代网络写手路金波如是说,那时候他的网名是名震网络的“三驾马车”中的李寻欢,而那个时候全国的网民也才有60万人。

短短几年里,网络文学由陌生而逐渐进入人们视野,但人们依然惯性地喜欢用一种文学的标准来打量这类来自“火星”的文字。2003年2月19日,学者欧阳友权发表在《中华读书报》的《网络文学:技术乎?艺术乎?》一文,认为“网络文学作为网络时代的文学,技术的因素比历史上任何一种文学都要多,因而不仅容易出现‘只见网络没有文学’的现象,而且还容易导致文学的‘非艺术化’和‘非审美性’。”

此文之后,对网络文学的质疑不断,学者张闳直接说“网络文学都是垃圾”。“网络文学不是文学”,似乎俨然已成众人共识;这一新兴事物,很快遭遇到关乎“生死”的尴尬:连文学都不是,又怎么叫“网络文学”?

而一种貌似理性的观点则认为,网络只是文学的载体,就和杂志、书本一样,它本质上依然和传统文学一个样。这种观点多由一些不善思考但比较宽厚的长者提出,事实证明,他们再一次落后于时代: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十分不一样。具体怎么个不一样,阅读、沉浸近几年网络文学现场的人们,已经十分清楚。

掘金机:

从“死亡”到“成仙”

代表作:萧鼎《诛仙》、天下霸唱《鬼吹灯》、当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儿》、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酒徒《家园》、月黑砖飞高《职场战争》、安意如《当时若只如初见》

2005年,杭州一家报纸举办了一场“网络盛典”,那可能是“网络四大杀手”(黑心杀手王小山,红心杀手王佩,花心杀手李寻欢,灰心杀手猛小蛇)最后一次集体露面。此后,王小山最终成了《体育画报》记者,王佩去英国伯明翰大学留学后回到了杭州,李寻欢成为占据出版业半壁江山的书商路金波……

当年成名于网络的这一批作家也纷纷与网络告别,痞子蔡还在写小说,不过早已恢复了蔡智恒的本名,也不再见诸网上,而是出版销售。安妮宝贝的博客常常数月如故。只有网络文学另一个山头的寨主慕容雪村的名字还常年挂在天涯社区“舞文弄墨”版,虽然长时间不露面,但一有新作,也基本会在此间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