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观点

加强技术投入,共享技术成果

环球企业家:谷歌中国第二战


编辑:杭州大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新日期:2009-05-26
李开复或许已经打破了跨国网络巨头在华悲剧收场的常规命运,但他仍有一场硬仗近在眼前

文本刊记者张亮

2008年初,谷歌中国总裁李开复曾接到一个电话,另一边,腾讯公司一名核心人物提出了一个问题:QQ有没有可能接手谷歌在中国的全部业务?

对于腾讯这一中国首家百亿美元市值的互联网公司,这称得上是探索未来成长方略的一次有趣假设。

而对于李开复,此一邀请同样是富有意味的。腾讯或许并不知晓,在2006年年中,谷歌在中国最受质疑的时期,甚至谷歌总部也曾有一些高层主动提出,是否应该将谷歌中国的业务与腾讯组建合资公司?据知者称,因为谷歌中国高层团队的坚决反对,认为在那样一个非常时期,如此大的动作会破坏公司内外的信心,这一方案最终被搁置。

虽然腾讯的主动邀请同样在不久后无疾而终,但两家公司的两次擦肩而过,展示出一家跨国公司的本土化会遇到比外界所能想象的多得多的来自内、外部的变数。过去三年里,外界对谷歌中国保持着极高的关注度,不过多数时候仅将目光集中于最表层的矛盾冲突——李开复的去留,谷歌拼音的侵权问题,或与百度的简单比较——它们并无法准确呈现出一家国际网络巨头在后发进入中国互联网业这样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后,究竟会遇到怎样的挑战,哪些策略、方法和手段能避免最糟糕到情况到来。同样无法被充分解答的是:谷歌中国为何没有如太多人预期般倒下?李开复为什么没有如一次次谣言所宣布的离职?

超越具体一家公司市场成败的,是谷歌在中国经验的代表意义。不同于改革开放之初便进入中国、能够从容本土化的可口可乐与宝洁,也有异于并未遇到严酷竞争但与中国市场环境难以妥协的微软,谷歌代表着新一代的跨国公司,它拥有一流的品牌、技术和人才,但在中国遭遇着强悍、有时甚至是一家美国公司难以想象的竞争。在谷歌前后,雅虎、eBay和MySpace均在这种竞争中饱尝挫折感。这让谷歌在中国生存的真实理由更值得被读解。

本文基于对包括李开复在内到多位谷歌高层、数名离开谷歌的中高层员工、竞争对手的访谈而完成。

现实校验

让我们从最根本的问题开始:是否能够宣布谷歌中国已经度过了最危险时期?

答案是肯定的。据易观、正望咨询等第三方公司的统计,现在谷歌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在25%以上。这与2006年季度时易观国际宣布的13.2%的市场份额低谷,增长了近乎一倍。

虽然仅从市场份额角度,谷歌与其中国最大的对手百度之间仍颇有差距——最近两者的份额比例稳定在25:65左右——但这至少不是谷歌入华三年后所能获得的最坏结果。

“2006年时,太多的人跟我说,两年后你必然会退出中国”,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刘骏回忆说。

事实上,外界很少知道的是,谷歌从未设想过退出中国。但它也曾将自己的预期设定的相当低。2005年在李开复的官司未有定论时,谷歌曾做了最坏准备:如果官司输掉,就只在中国设一个比较小的办公室。而在2006年初,谷歌中国因牌照问题而可能被迫关掉Google.cn时,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曾对李开复表示:如果在中国无法经营,至少会保障已经雇佣的员工的工作。

如果说成为首家在华扭转颓势的跨国网络巨头值得庆幸,谷歌现在甚至已经有一些成绩值得称道。进入2008年,人们明显能够看到谷歌开始在一些关键产品上有所突破,比如谷歌音乐,以及在雪灾期间制作的春运地图。

而且,谷歌在中国的收入已经相当不俗。据三位了解谷歌中国收入的人士对本刊表示,虽然谷歌和百度的市场份额约为25:65,但双方的收入悬殊要小的多。“如果把我们独立上市,会是中国最大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之一。”谷歌中国一名高层对《环球企业家》表示。

但是,这还并不意味着,谷歌已经进入了从容发展阶段。